东方小说阅读网
东方小说阅读网 > 司礼监 > 第五百七十六章 大内投机分子

第五百七十六章 大内投机分子

手机阅读

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。

魏公公很惊喜,这位可是熟人啊!

如果他老人家没记错的话,面前这位就是那个赌钱作弊把拎根棍子就敢闯东宫、打小爷的正主张差坑的连大饼都啃不起的那个死胖子。

绝对没错,就是他!

化成灰咱家也认得你!

魏公公眼珠睁的很大,这死胖子当初可是叫东厂弄走的,被抓走时还深意满满的看了他魏公公一眼。

弄得魏公公以为戏剧片段来了,吓的赶紧翻了翻自己的随身包袱,结果什么宝贝也没有,郁闷了半天。

此后,他一直有想过这个问题,那就是胖子为什么要那么看自己一眼。

是他过于出众,无论站在哪里都鹤立鸡群,使人不得不高看一眼?

还是他过于拉风,不管在什么地方,都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鲜明,一样出众?

这个问题困惑了他很久,一直没有答案。

现在,答案就在他面前了。

这胖子若不给个完美解释,魏公公定不轻饶他。

“魏…魏公公?”

胖子的记忆也没错,只是过往印象和眼前这个人物形象实在不搭,使得他一时半会有些发懵。

也是,这才几个月光景,一个无知的乡野少年突然摇身一变成了宫中红人,这反差实在是太大。

“是咱家。”

魏公公轻一点头,目带询问的看着对方。

他不着急,郑国泰派这胖子过来找他,便是有事。既有事,他只管听来就是,犯不着主动相询。

“没想魏公公竟然是故人,真是…真是…”

胖子欢喜的直搓手,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模样看着,一点也不做伪。

故你奶奶个鸡腿!

魏公公暗骂一声,两人之间只能用路人形容,进京路上,加起来说不到三句话。

“要是早知魏公公是故人的话,先几天我就和国舅说这事了,何必等到今天…”

胖子真是把自己代入到魏公公故人角色中了,在那时而唏嘘,时而感慨,时而套近乎,时而谄媚一笑。

请继续你的表演。

魏公公皮笑肉不笑。

“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,我与公公虽不同船,却是同车,由此可见…”胖子发挥的不错,滔滔不绝。

魏公公听不下去了,还百年修得同船渡,啧啧,你是白蛇,咱家是许仙不成?

把手一挥,不耐烦道:“故人不故人的先放在一边,咱家好像记得,你当日是叫东厂抓去了的,却不知怎的就替国舅爷办差了?”

“这…”

胖子察言观色,知道这位故人魏公公似不待见他,也不臊,憨笑一声,道:“不瞒魏公公,东厂那事是误会,他们抓错了人,审个明白之后便放了我。”

“是么?”

魏公公心道我信你才有鬼了。

见魏公公不信,胖子忙道:“在下身家清白,从不作奸犯科,堪称一等良民…国舅爷正是看中在下这点,才赏的饭吃,公公若是不信,大可去问国舅爷…”

话还没说完呢,魏公公就叫人了:“来人啊。”

胖子一愣:叫人做什么?

“公公有何吩咐?”小田应声而入。

魏公公道:“你去国舅府邸,替咱家问问国舅爷,为何派一个叫东厂抓过的人来找咱家…”

“别!…”

胖子脸色大变,急忙打断魏公公,尔后讪笑一声,道:“区区小事,公公何必惊动国舅爷。”

“你之小事,咱家之大事。”魏公公哼哼两声,“咱家可是皇爷近侍,若和作奸犯科之人相识,传出去咱家如何在宫中立足?”

“在下说的都是事实,公公缘何不信的?”胖子赔着笑。

“咱家不与你说这些废话,咱家且问你,你到底是何人!你若不说,且去让国舅爷另派人来此地。”

魏公公把脸一绷,这胖子来路不明,且上过东厂的抓捕名单,不将此人底细弄明白,便是郑国泰的人,他也不能与之交道。

胖子见状,知道这魏公公不是说笑,倘若真要被打发回去,于他前途而言可是大大不妙。

须知,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搭上郑家这条线的,也是头次替国舅爷办事,真要是办不成事,那国舅爷还能用他?

犹豫万分,终是老实说道:“在下亓二道,乃京中一山人。”

“原来是一投机分子。”魏公公冷笑一声。

投机分子?

亓二道对这个说法一脸莫解,魏公公也不与他解说,又问他:“咱家听说你们这帮山人都是大有本事的人,缘何你却叫东厂捉了?”

亓二道听后有些尴尬,讪笑一声:“好叫公公知道,东厂之所以拿我,只因临清税事。”

“临清税事?”

魏公公想起来了,临清税关是运河上的一道肥卡子,仅次于南边的扬州,而临清税关是由天津税使马堂兼任的,不由疑惑此事莫非和马堂有关。

“且说说这临清税事如何叫东厂拿了你,捡实话说,莫要欺咱家,否则,咱家自有办法查个明白。”

魏公公这话可不是吓唬胖子,如今田尔耕可是入了北镇做指挥签事,请他帮忙调查一下胖子的底细是举手之劳。

况,那日胖子被捉时就有锦衣卫的人在场,也不须费什么劲,只消叫田尔耕调档问话就行。

亓二道也有些不确信对方有没有能力查出自己的底细,因为据国舅爷说,这位小魏公公如今深得天子信重,与京中不少皇亲国戚关系极近,所以这小子真想查自己并不困难。

迟疑再三,终是实情吐露他这山人不同于京中其他山人。别的山人都是投机于外朝官员门下,以求一朝发达,他这山人却是专走宫中太监门路,游走于大珰之间赚取利益。

“……因马公公屡与高公公为难,故高公公才派我南下临清,搜集马公公在临清不法事…不想,马公公却快了一步,使动东厂拿了我。再后来,高公公因关门军变叫天子给拿了,此事便不了了之了。”

亓二道说的倒是实情,因为这些事现在随着高淮倒台,在京中有权势的太监那里已经不算秘密。

“马公公叫人拿了你,你怎的却毫发无损的?”魏公公对此很是好奇,进了东厂还能活蹦乱跳出来,这胖子能耐啊。

亓二道脸一红,低声道:“干咱们这行的,谁开的价高咱就替谁办事。”

魏公公恍然大悟:“所以,你卖了高淮?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